/>
  当前位置:首页 >>  集箱信息


建议以洋山港为中转港开放外籍船捎带
发布时间:2020-05-25 13:20

 

全国人大代表徐珏慧:

建议以洋山港为中转港开放外籍船沿海捎带|

 

 

 

 

         5月的北京,惠风和畅,万物勃发。庄严的人民大会堂,又将见证新的历史时刻。特殊时期召开的全国两会,承载着特殊的期待,吸引着特殊的关注。作为港口界的人大代表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开发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总经理徐珏慧今年带来了2份议案和3份建议,其中4份都与港航业相关(本刊将陆续刊登)。


         经过多年努力,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然而在疫情的持续影响下,该中心建设也面临巨大挑战。如何克服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全国人大代表, 上海港国际客运中心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徐珏慧建议,允许经备案的所有外籍国际航行船舶,开展以洋山深水港为国际中转港的外贸集装箱沿海捎带业务,并加快配套政策落地。

 

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使港航业面临严峻挑战

 


         因疫情影响以及由此导致的复工延后,今年第一季度亚洲出口干线市场撤出多达130万TEU的运力,全国沿海港口第一季度集装箱吞吐量下降450万TEU,同比下降8.3%。就上海港而言,受出口贸易和船舶运力调整的综合影响,1-4月集装箱吞吐量减少118万标准箱,同比下降8.4%。预计5月份挂靠上海港口的周班次仍将减少126班,运力减少约5%。如果后期外贸货量不能及时恢复,国际班轮公司会继续调整航线部署,这将对物流效率产生持续的消极影响,并将严重危及上海港的国际枢纽港地位。

 

沿海捎带业务需求情况及主要困境

 


困境一:沿海捎带业务潜在需求巨大,有利于进一步降低综合物流成本

 


         当前,船舶大型化和班轮公司联盟化已经成为国际集装箱班轮公司优化航线布局、盘活闲置舱位和降低营运成本的重要手段。在沿海捎带未对外籍船舶放开的情况下,班轮联盟经营的航线无法提供稳定和高效的中转集并服务,国际贸易收发货人也不得不承担更高的运输成本。以2万标准箱的集装箱船舶为例,每天租金加运营成本超过10万美元,亚欧航线上一般要投入11艘船,如果沿海捎带业务落地实施,每艘船舶平均可以节约5天的航行和作业时间,直接和间接节约的成本平摊到近3000个捎带箱,平均每箱可降低成本约180美元,扣除捎带成本100美元后,每箱仍可节约社会物流成本80美元,这一数字超过单个集装箱港口规费与沿海捎带业务的港航作业边际成本的总和。

        节约的成本最终会传导至进出口企业,有利于进一步降低综合物流成本,有效提升出口企业的国际竞争能力。

 


          在近期国外港口疫情发展背景下,国际班轮船公司纷纷调整航线网络,东北亚中转枢纽存在调整窗口期。根据对11家全球主要班轮公司的调研,沿海捎带业务的潜在需求巨大,仅以目前到韩国釜山港中转的外贸集装箱为基数预计,上海港沿海捎带业务年需求量可达到100万标准箱。

 

困境二:开展沿海捎带业务需要的配套政策尚未形成协同效应

 


        沿海捎带政策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集装箱船舶利用率,有效降低国际贸易货物综合物流成本,顺延惠及外贸企业,切实提升外贸企业的国际竞争力。然而,在具体实施过程中,支持该政策顺利实施的监管措施、出口退税政策等相互之间并未形成协同效应,因此政策实施效果比较有限。主要体现在:

        第一,目前海关对沿海捎带货物以内支线转关方式进行监管,实质上是将上海港视为最终离境港,而非货物在启运港装上船就视为离境,这对中转时间和核销手续都有直接影响;

        第二,不同地区海关对政策的解释和操作方式存在差异,船公司和货主需要一定的周期做出调整以满足监管要求,而执行标准的不统一给船公司和货主实际操作带来了一定的困难,导致出口企业宁愿选择境外中转的运输方式。

        第三,出口退税仍旧存在手续繁琐、单证流程复杂、费时较长等问题。尤其对于当前作为外贸主力的中小型生产、外贸企业,他们对办理退税的时效性需求较高,相比大型外贸企业又缺少有效的金融支持。因此,他们更愿意选择直达出口或者到境外中转的方式。

 

建议加快沿海捎带政策落地,有效降低疫情影响

 


        上海港的国际枢纽地位是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的基础。国务院在《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总体方案》中,明确实施高度开放的国际运输管理,“进一步完善启运港退税相关政策,优化监管流程,扩大中资方便旗船沿海捎带政策实施效果,研究在对等原则下允许外籍国际航行船舶开展以洋山港为国际中转港的外贸集装箱沿海捎带业务。”在当前形势下,航运市场急需促进政策,努力改善疫情带来的消极影响。因此强烈建议:


         建议一:加快沿海捎带政策开放的步伐,推动允许经备案的所有外籍国际航行船舶开展以洋山深水港为国际中转港的外贸集装箱沿海捎带业务的实施。吸引国际班轮公司以洋山深水港为区域核心枢纽,优化航线布局和航班设置,建立高效枢纽转运服务品牌,进一步提振行业发展信心,持续巩固和提升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全球航运资源配置能力。


         建议二:海关总署对沿海捎带监管模式进行优化和统一,参考国际中转模式进行监管。在优化沿海捎带政策的基础上进一步叠加启运港退税政策实施,建议海关总署与国税、财政部等多部门能协同出台政策,进一步优化沿海捎带运输的出口企业退税的单证规则,提升相关数据交互、流转、清分的时效,使出口企业在启运港能够享受和离境出口企业相同的政策,以达到切实降低外贸企业综合成本的目的。


         建议三:支持创新开展针对中小外贸企业的港口供应链金融延伸服务。近年来港口企业大力开展信息化、平台化建设,在全程物流跟踪、航运区块链、一站式服务平台、网上电子支付等方面已取得了积极成果。建议相关部门能积极研究,将企业端大数据信息采纳、利用、融合到国家出口退税监管链中,助力监管创新,提高效率。在此基础上积极鼓励、支持港口供应链金融延伸服务,促进“互联网+港口+金融”创新服务发展,解决中小企业在沿海捎带业务上的出口退税相关监管和操作问题。

 


图文来源:中国港口 
 
预测今年全年中国经济能够实现正增长
天津港上半年货物箱量生产逆势双增长
观察:破浪前行!中国经济加速“回血”
延续降低港口收费标准有关事项的通知
6月份制造业及非制造业PMI稳中有升
浙江海港集团召开会议 强化疫情防控
发改委为物流企业降成本创造更好条件
5月份我国国民经济运行延续复苏态势
举一反三加强危化品运输安全生产工作
携手:深化世界一流港口建设战略合作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协会集装箱分会 沪ICP备10215705号

运营 烟台华东数据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