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集箱信息


浙江海港战高温 夺高产 不惧酷暑
发布时间:2022-07-25 11:06

穿山港站

 

 

        入夏以来,骄阳似火,热浪如涌,浙江多地气温攀升。在浙江海港绵延的海岸线上,同样上演着热火朝天的生产作业场景。炽热的铁路线上,逼仄的船舱内,滚烫的码头面……一群群海港人与时间赛跑,与酷暑战斗,以实际行动诠释着“爱港敬业、顽强拼搏、追求卓越”的责任与担当。

        “报告,车列风压上不去,处于制动状态无法移动……”7月10日11时,烈日高悬,铁司穿山港站站长高峰听到对讲机里机车司机的汇报后,直奔铁路线。

        经过一上午的暴晒,铁轨温度远超50℃,道砟上方掀起阵阵热浪。高峰手持对讲机,有序下达一道道紧急任务:“司机打风,连结员和我从尾部开始检查,调车长从头部开始检查。一辆辆来,要快,也要仔细!”头顶灼灼烈日,各路人员迅速展开行动,对760多米、54节车辆的车列进行排查。

        “第18节车辆制动阀严重漏风,始终处于排风状态,应该就是‘病因’!”10分钟不到,问题就被找出。高峰迅速关闭车辆的空气控制阀,呼叫司机停止打风,并立即拍照传递给列检工作人员。40分钟内,风压问题迅速解决,车列按原计划恢复作业。

        正午的阳光分外猛烈,集疏运作业却一刻不能停歇。问题刚解决,高峰转身赶回行车室,继续检查调车作业计划及机车动态;调车员们再次奔走于泛着热浪的铁路线间,攀挂在灼热的车辆上,排风摘管、连挂编组,配合机车司机将一辆辆车辆编织成数百米长的钢铁巨龙。

        从2020年的6.8万标准箱,到2021年的超30万标准箱,穿山港站海铁联运量持续攀升,今年1至6月已完成25.86万标准箱,同比增长115.3%。穿山港站的“高峰”成绩单里,浸润着每一名奋战在铁路线上员工的辛勤汗水。

 

宁波舟山港

 

 

        在宁波舟山港,有一群站在“钢铁巨人”肩膀上,“离太阳最近”的人。“现在天气热起来了,检修任务更重,我们争取早出工、早结束。”话音刚落,北二集司桥吊维修班班长夏天与班员们便爬上了40多米高的桥吊。

        沿着狭窄的检修通道,仅仅是爬台阶、挤电梯,身体已热气翻涌。在电机房,五六名维修工身穿厚实的橙色工装,紧密配合,拆卸着各种部件。如果碰巧发现故障,那一“蒸”就是数小时。

        主控柜、变流器柜、接触器柜……一件件功率单元依次轮换,步骤繁琐且绝对不能出错。“趁这两天,加班加点辛苦一下,尽快搞定这一轮大保养。”翻了翻后几天的天气预报,夏天叮嘱道。

        对于维修人员来说,更多的“烤验”是在露天。走出电机房,便听见阵阵敲打声伴随海风传来。在前大梁“伸出”近60米的位置,技术员王东和3位同事正联手固定松动的螺帽。烈日直晒下,浑身“钢筋铁骨”的桥吊烫得能煎熟鸡蛋,而他们已在40多米高空待了大半天,除了头上的安全帽,整趟检修作业毫无其他遮挡。橙色工装干了湿湿了干,反反复复已析出发白的盐渍。

        桥吊能否安全有序作业,直接影响整个港口的生产效率。夏天介绍:“整个桥吊维修班共46人,每周一次整机巡检,每月一次停机维护,必不可少。”今年夏天,最令他们兴奋的是,码头候工楼刚重建完并投用。这一“专属驿站”不仅硬件设施大为改善,还把规章制度、荣誉成就以及大家日常工作的点滴都记录下来,进行可视化的呈现,布置十分温馨。

 

舟港公司

 

 

        炎炎夏日,在拖轮机舱内作业是什么感受?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舟港公司“舟港拖12”轮轮机长邵战海和他的“战友”们再熟悉不过。

        在狭小闷热的机舱内进行设备巡检和修理,是轮机员的工作常态。2台为拖轮航行提供动力的主机、2台为全船供电的辅机,再加上其他大小设备一起运转所散发的热量,让拖轮机舱宛如“海上桑拿房”。进入夏季,舱内温度更是出奇得高,在一个位置站久了,鞋底甚至会被钢板烤化。

        为了保障拖轮的安全运转,轮机员们需要在发动机的轰鸣声和设备的振动声中,眼看、鼻问、耳听、手摸……专注地投入设备检修。一轮检修下来,除了身上乌黑粘腻的机油污渍,整个人更是像刚从水里捞起一般,每走过一处就会留下一条清晰的汗迹。

         “10点钟准时备车!”面对突然接收到的作业指令,拖轮全体船员立刻停止休息,邵战海和他的“战友”们也一头钻进机舱检查设备情况。在完成一系列操作后,拖轮顺利启航,驶往六横煤电码头协助外轮靠泊。

        汗水诠释责任,坚守彰显担当。在浙江海港的各大港域,无数名像“邵战海”一样的船员、轮机员、引航员们与时间赛跑、与海浪“作战”,日复一日保障着港域船舶作业安全、维护着物流链供应链稳定。

 

嘉兴港务

 

 

        七月,烈日似炉火,海水如蒸汽,码头作蒸屉,一个放大版的“蒸笼”由此诞生。“看这阳光,可真心让人喜欢不起来!”面对同事的调侃,嘉兴港务外海指导员杨光尴尬地笑了笑,直言这“蒸笼”上的滋味确实不太好受。

         “新一轮的作业高峰遇上连续几天高温,今天除了日常工作和安全规范,还要注意防暑降温……”工前会上,杨光正在向当班作业人员传达作业需知。话音未落,对讲机里传来调度的声音:“外海指导员,D2泊位即将靠泊,请提前做好准备。”“收到!”他迅速招呼水手、装卸工穿好救生衣,带上装备,向目标泊位快步走去。那时,码头地表温度已超50℃,他们沿着岸线站成一排,静候船舶进港,“船舶靠离泊安全对港口来说万分重要,这是我们的岗位职责,再热也要坚持住。”

        下午1时许,杨光再次站在了阳光下,此刻的海风已成了热浪,一股股地往袖管裤腿里冲,几分钟就能让人感到闷热窒息。沿着D3泊位,杨光一路对这艘即将清舱的船舶进行检查。“1号卸船机司机,抓斗再放下来些,吊具距离不够。”一手拿着对讲机,一手忙不迭地擦着额头的汗水,杨光又扯开了嗓子。夏日的高温丝毫没有影响工作进程,大家配合默契一如往日。

        随着港口业务的快速增长,嘉兴港务各码头作业日渐繁忙,每天的船舶往来不断。在全体港口作业人员的共同努力下,码头生产作业紧张而有序,夏日里的港口呈现出蓬勃生机。上半年,嘉兴港务共完成集装箱吞吐量119.39万标准箱,同比增长25.29%,其中集装箱海河联运34.48万标准箱,同比增长70.5%。

 

宁波舟山港梅西滚装码头

 

 

        烈日下,闷热的船舱、曝晒的堆场和崭新的车辆会叠加出怎样的温度?将视线转向宁波舟山港梅西滚装码头,停靠在岸边的滚装船船舱内,一层又一层的钢铁最大程度地包裹着夏天的“热情”;而在不远处的堆场上,露天“灼烧”更是让商品车内的温度一路飙升。

         “嘟——”,身着隔离衣,佩戴面屏、N95口罩的定位指挥沈开拓吹响一声清脆的口哨,指挥同事们对商品车进行定位。正值盛夏,码头上骄阳似火,挤满车辆的船舱内空气难以流通,更为闷热。为了精准确定车辆位置,沈开拓需要在舱内不停走动。看着一辆辆商品车整齐有序地装满船舱,便是他的最好慰藉。

        负责装卸车辆的商品车司机也同样身着全套防护装备,驾驶车辆穿梭于船舱和场地之间。在夏天,相较于卸船,装船任务显得更加艰巨。露天停放的商品车经过太阳暴晒,车厢内可轻松超过60℃,打开车门,热浪瞬间扑面而来,换挡杆和方向盘出奇得烫手,皮质坐垫更是令人如坐针毡。没有一位司机因此放缓手中的动作,他们只是更快地关上车门、打开车窗、启动车辆,坚定地朝着码头方向驶去。

        装船作业持续了数小时,司机们全身被汗水浸透,被乳胶手套包裹的指尖也被泡得起皱发白。为了避免人员中暑,梅东公司不仅特意准备了防暑用品,还在去年冰背心的基础上,增设了几台防护服送风机,为奋战在高温下的职工们送上更多清凉。

        随着温度不断攀升,梅西滚装码头业务量也迎来持续增长。2022年上半年,梅西滚装码头完成滚装汽车吞吐量25.3万辆,同比增长47.45%。海港人正用汗水浇灌着梦想,谱写着滚装业务发展的新篇章。

 

来源:浙江海港

 
中国这十年·上海——上海港画面频现
盐田港1-7月吞吐量同比增长9.6%
宁波舟山港历年挂靠2万箱船超千艘次
山东港口日照港与武汉港迪战略合作
中港协召开大型港口主要负责同志座谈
招商局集团蝉联世界500强 排名上升
上海港7月集箱吞吐量创历史同期新高
宁波舟山港集箱吞吐连续4月超300万
广州方案全自动化码头在南沙投入运行
上海海事局、上港集团合作共商会举行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协会集装箱分会 沪ICP备10215705号

运营 烟台华东数据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