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贸箱发展
  当前位置:首页 >>  内贸箱发展


专家论坛:港航产业低速增长将是常态
发布时间:2019-07-09 09:00

港航产业低速增长将是常态

光靠提高吞吐量已无法转型

 

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 汪鸣

 

“对于政府而言,要按照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形成新产业,重新构建政策体系,改变过去主要靠政策洼地、靠税收优惠获取发展的模式,形成营造‘三链合一’的企业分工合作发展的政策环境和营商环境,推动港航产业进入新时代。”7月6日,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所长汪鸣在以“财富助力航运贸易金融创新”为主题的2019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此表示。

 

汪鸣认为,港口+航运+国际贸易,是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尤其是近百年以来,影响世界经济格局非常重要的因素。这种模式延续了近二百年。但近几年,港口吞吐量、航运增速在不断下滑,将来的低速增长将成为常态,怎样提高港口、航运发展的质量和水平,创造更多财富,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必须解决的问题。而港航协同,继续提升港航的价值,既是创造财富的目的,更是转变经济发展的模式,创造财富的手段。

 

汪鸣表示,港口航运正面临大转型的挑战。

 

其一,当港口、航运、临港产业高速增长的时代总体上结束后,我们怎么克服在膨胀的增长过程当中形成的盈利习惯和盈利模式。

其二,港口和航运靠量的增长,形成一套运行体系,我们怎么样过度到新的体系当中,用渐进的发展方式。但渐进怎么做?

第三,正是因为量的膨胀结束了,同时又面临模式的转轨。港口在腹地寻求货运的力度和政策在发生改变。港口在进行相应航运和港口服务产业的发展当中,面临雷同的竞争,导致竞争加剧。

第四,转型的突破办法,我们依然没有找到,更多还是在用传统的提高吞吐量的办法进行后续的发展和竞争,这是对各个港口而言都是一种严峻挑战。

 

谈到港航协同发展带来的新机遇,汪鸣表示,

第一是港口物流的拓展,使得港口产业链得到了有效延伸,这是转型的一个迹象。

第二,港航的紧密协同,港口依托航运进行拓展,航运重点港口构建网络,这是近十多年来一个主要的趋势。

第三,港航的服务创新,尤其是网络化嵌入相应的港口物流服务和航运服务,使得港口的价值得到了提升,所以港航协同构建网络带来的机遇就是延伸产业链,提升供应链和创造价值链,这“三链”将成为未来发展的机遇,同时也是未来发展方向。

 

对于如何打造“三链”,汪鸣提出,要打造港航枢纽,聚集新的要素,发展枢纽经济。延伸产业链、提升供应链和创造价值链,靠的就是靠大型的枢纽港,已经形成的港口要素、航运要素、产业要素的聚集,在现代互联网、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带来的生产方式、贸易方式、交易方式变革的机会,重塑港航经济模式。要在顺应要素聚集新辐射方式的情况下,在技术、业态、模式和产业四个方面,实现实质性创新,而不是小改小革。

 

汪鸣最后谈到,港航产业还需要精准的企业和政府两个层面的措施创新或者是精准的政企双策施策。“三链合一”,是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三链合一”,是企业在未来合作分工中必须学会和完成的一件措施。对于政府而言,就是要按照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形成新产业,重新构建政策体系,改变过去主要靠政策洼地、靠税收优惠获取发展的模式,形成营造“三链合一”的企业分工合作发展的政策环境和营商环境,推动港航产业进入新时代。

 

 以下为发言实录:

 

汪鸣:尊敬的大会主持人,张博士,在座各位,大家下午好。很高兴受本次大会邀请做一次演讲,结合“财富助力航运金融创新”这个主题,谈一谈港口和航运怎么协同发展枢纽经济的问题。之所以把港口航运作为有机整体,并且希望在地理空间上进行集聚,发展枢纽经济这个命题,我想这个跟行业面临百年以来最大的变革有非常大的关系。

 

大家知道,港口+航运+国际贸易,是自英国工业革命以来,尤其是近百年以来,影响世界经济格局非常重要的因素。这种模式延续了近二百年,发展到今天,它到了一个很重要的转折口,尤其是中国加入到港口航运和国际贸易这个行列之后,整个世界格局发生了重大变化。近四十年来,中国在港口规模的扩张,功能的提升,在临港产业的发展,航运的发展,在国际贸易的参与度上,都达到了空前的程度。

 

但是,随着世界贸易总容量增速的逐渐下降,以及中国在世界贸易当中占有率的不断提升,大家近几年也发现,港口吞吐量、航运增速也在不断下滑,将来的低速增长可能是维持比较长一段时期的基本现象。我们在研究未来中国经济的发展过程当中,也面临解决这个困惑的问题。既然高速的扩张已经结束,低速的增长将成为常态,所以怎么样提高港口、航运发展的质量和水平,能够创造更多财富,就成为摆在我们面前必须很好解决的问题。所以我今天用了“港航协同,创新枢纽经济发展模式”这个题来谈这个问题,我的核心观点是:港航协同,继续提升港航的价值,既是创造财富的目的,更是转变经济发展的模式,创造财富的手段。一个城市尤其像青岛这种港航已经发展到世界前列的城市,怎么样能够在既实现目的又完善手段方面,发挥更好作用,形成新的财富聚集,创造新的财富,把青岛这个城市的发展提升到一个全新的水平,这是我们需要很好解决的问题。

 

所以围绕今天这个主题,我想谈四个方面的观点,跟大家一起分享,也是跟大家一起讨论。

 

一是港口航运面临大转型的挑战,这个转型不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搞点新服务,搞点新设施就能解决的,是需要实现大的转型。这个大的转型的最大背景,就是2001年中国加入WTO以后,港口、航运、临港产业高速增长的时代总体上结束了。在结束的背景下,我们将进入正常的增长。在正常的增长下,我们怎么能够克服在膨胀的增长过程当中形成的盈利习惯和盈利模式,这对我们来说的确是一个重大的挑战,这是其一。

 

其二,港口和航运靠量的增长,形成一套运行体系,我们怎么样过度到新的体系当中,这也是面临的重大挑战,因为我们不能用休克疗法来解决行业的转型问题,应该用渐进的发展方式。但这个渐进怎么来做?是需要我们解决的问题。

 

第三,正是因为量的膨胀结束了,同时又面临模式的转轨,所以近几年中国沿海港口尤其是过亿吨的大型港口,它的竞争越来越激烈,表现在什么方面呢?第一,港口在腹地寻求货运的力度和政策在发生改变。第二,港口在进行相应航运和港口服务产业的发展当中,面临雷同的竞争,导致竞争加剧。

 

第四,转型的突破办法,我们依然没有找到,更多还是在用传统的提高吞吐量的办法进行后续的发展和竞争,这是对各个港口而言都是一种严峻挑战。

 

所以,贸易量的下降,增速的下降,带来新的发展模式探索必须加快的压力。尤其是中国在参与国际贸易当中是后来者,所以我们的出口更多采用是FOB条款。未来采用什么样的条款?尤其是电商、网购、跨境电商的发展带来的新贸易方式的转变,用什么样的方式来发展港航业,这是我们需要很好思考的问题。

 

第二个大的问题,港航协同发展,会带来新的发展机遇,这里面主要有几个原因。

 

第一是港口物流的拓展,这几年港口做物流服务成为许多港口靓丽的风景线,所以刚才李奉利董事长讲青岛港发展的时候,青岛港在物流功能、国际物流网络的建设方面,下了很多功夫,我们对青岛港也是一直跟踪研究的,因为这是国内重要的港口,在制定国家交通运输政策的时候,对这些重要港口的发展给予了足够的关注。所以像物流的功能拓展和服务的延伸,使得港口产业链得到了有效延伸,这是转型的一个迹象,同时也是发展的非常好的机遇。

 

第二,港航的紧密协同,港口依托航运进行拓展,航运重点港口构建网络,这是近十多年来一个主要的趋势。在这个驱使下,我们欣喜地看到,港航的协同提升了竞争能力,所以亿吨大港、参与竞争的能力普遍提高,刚才李奉利董事长也提到了,形成网络构建供应链的能力,也是一个机遇。

 

第三,港航的服务创新,尤其是网络化嵌入相应的港口物流服务和航运服务,使得港口的价值得到了提升,所以港航协同构建网络带来的机遇就是延伸产业链,提升供应链和创造价值链,这“三链”将成为未来发展的机遇,同时也是未来发展方向。

 

这方面国家也有政策上的举重,去年发布的一个新规划,叫“国家物流枢纽布局建设规划”,第一轮申报工作已经结束,青岛港也参与了其中的工作。实际从国家的角度,也是希望通过“三链”构建国家顶层的具备产业链延伸能力,具备供应链提升能力,具备价值链增值能力的国家物流网络,从国家政策层面,也开始推动物流向着网络化的方向发展。这样的话,我们的港航在高质量发展、中国现代化这两个方面带来新的高质量的服务需求下,获得全新的发展机会。

 

第三个大的观点,打造港航枢纽,聚集新的要素,发展枢纽经济。延伸产业链、提升供应链和创造价值链,靠什么呢?就是靠大型的枢纽港,已经形成的港口要素、航运要素、产业要素的聚集,在现代互联网、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物联网和人工智能带来的生产方式、贸易方式、交易方式变革的机会,重塑港航经济模式。这个模式就是因为要素在特定空间点上的聚集,达到了一定规模,我们应该向这个规模要规模经济,那就是发展枢纽型的以流量,尤其是物流、商流、信息流、资金流,以这些“流”为特征,在特定的点上进行聚集,反过来提升辐射范围、提高服务范围、提高附加值的发展方向。所以我们要在顺应这些要素聚集新的辐射方式的情况下,在技术、业态、模式和产业四个方面,实现实质性创新,而不是小改小革。这种实质性的创新就是发展枢纽经济。所以在前年,我在参与国家文件的起草过程中,首次提出枢纽经济以来,各地在聚集流量经济发展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好的成效,所以国家构建物流枢纽网络,也是朝着发展物流枢纽的方向,把港口+航运+贸易的方式提升到现代交易、现代结算、现代物流的平台上,形成全新的业态和全新的发展模式,这是我们提出发展枢纽经济的重要内容,从量的扩张向价值的提升,向价值的扩张方向去转型,创造新财富。

 

第四个大的观点,精准的企业和政府两个层面的措施创新或者是精准的政企双策施策。对于企业而言,主要是按照“三链合一”来进行合作和分工能力的拓展。过去单个企业各自在市场当中完成竞争任务,完成创造价值的过程,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广泛应用,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的广泛应用,已经走向了它的劲头,我们需要新的分工和新的合作体系。就像现在的电商和快递之间的合作是一样的,非常紧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这是从企业的层面。

 

所以,“三链合一”,产业链、供应链和价值链的“三链合一”,是企业在未来合作分工中必须学会和完成的一件措施。第二,对于政府而言,就是要按照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形成新产业,重新构建政策体系,改变过去主要靠政策洼地、靠税收优惠获取发展的模式,形成营造“三链合一”的企业分工合作发展的政策环境和营商环境,推动港航产业进入新时代。

 

来源:信德海事 

 
集装箱船队增长驱动力仍来自大型船舶
观察:深圳港绿色港口发展建设之路
2019中港集箱分会内贸箱发展工作报告
2019中港协内贸箱年会在哈尔滨召开
热点聚焦:沿海港口缘何热捧内陆港?
国内外主要港口集装箱装卸作业费比较
我国物流企业面临的挑战及应对策略
进口显著强于出口 贸易顺差明显收窄
中国港口群转型 为全球港口发展赋能
观察:中国港口发展受五大因素影响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协会集装箱分会 沪ICP备10215705号

运营 烟台华东数据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