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集装箱发展
  当前位置:首页 >>  集装箱发展


“一箱难求”下如何保障供应链稳定?
发布时间:2021-01-15 12:50

 

“一箱难求”下如何保障供应链稳定?

 

 

这几天,宁波余先生着实烦恼。

余先生是某医疗器械出口企业负责人。2020年上半年,防疫物资出口需求旺盛,余先生接外贸订单一度接到“手软”。

 

风云突变。从2020年下半年至今,不断“涨涨涨”的海运费致使公司的物流成本高企不下,由于签了长期合同,余先生每出运一单就要亏损一单。

事实上,“百年一遇”的高运价也给国际集装箱航运物流业带来了严重冲击,集装箱设备短缺日益严峻、船期大量延误、一舱难求、运价持续上涨,这些都让供应链上的参与者苦不堪言。

 

 

运价屡创新高

 

谈及目前的高运价,宁波多家货运代理公司负责人都会异口同声:“百年一遇”、“有史以来最高。”

 

宁波航运交易所发布的海上丝路宁波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NCFI)显示,美东航线运价曾在2008年创下USD3000/FEU历史最高纪录,但今年这个纪录却一再被打破,目前已涨至USD5300/FEU。

 

2020年10月之前,欧洲航线运价走势仍较为平稳,但从2020年11月15日起,运价却突然大幅上涨,目前欧基港运价已超USD6000/FEU。

 

目前,仅有东南亚航线由于集装箱回程较多,运价走势趋于平稳,以及印巴航线由于加大运力投入而运价涨幅收窄。至于其余航线,则仍处于严重的供求失衡,宁波航运交易所NCFI指数显示,“宁波至欧洲及地中海航线运费同比大幅上涨,新马航线更是自2020年10月初到12月初有接近300%涨幅。”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货主愿意支付更高额的费用来保留舱位或加价接受船公司的“钻石服务”,却依然无法保证自己的货物能够出运。

 

多重因素致运价持续上涨

 

疫情发生以来,国外由于工人紧缺、港口拥堵、国家政策影响,以及国内集装箱生产产能有限等原因,导致“一箱难求”,最终造成当前运价高位运行。

 

更糟糕的是,“空箱会继续短缺,市场自2020年11月以来主要缺高柜,到目前范围扩大至平柜,预计春节连小柜也会发生短缺。”顺圆弘通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薇说。

在FOB条款下,海运费等主要物流费用由国外端承担,国内发货人更关注物流的稳定性。

 

因此,有人认为目前运价飙升最受伤的是国外买家。

事实并非如此。由于CIF即期市场运价远高于FOB合约运价,船公司更倾向于将有限的空箱和舱位供给CIF市场,这样就导致大量FOB货转化为CIF货。

 

宁波方舟国际货运代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王伟燕说,“保守估计FOB货的市场占比已从90%下降至50%,在这样的形势下,高昂的海运费会有部分转嫁给国内的外贸企业承担。”

 

多措并举保障物流供应链稳定

 

宁波多家货代公司预计,目前这种现状要等到欧美地区疫情得到有效控制,生产活动恢复正常才有可能得到缓解。

但运力供给受可用集装箱设备制约,仍将处于短缺的情况。

 

“由于海外疫情影响,海外集装箱设备无法及时调回,缺箱预计会更为严重。”德威国际货运代理(上海)有限公司宁波分公司总经理褚忠认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出,增强产业链供应链自主可控能力。后疫情下,航运物流企业采取何种手段应对物流供应链冲击,做到逆势突围?

 

从根源上看,造成今年航运市场的“混乱”源于海外端供应链的不稳定。以达升物流股份有限公司为代表的宁波货代企业建议,在稳出口的基础上,要继续推进扩大宁波口岸进口集装箱市场的业务量规模,促进集装箱设备的回流,防患于未然,“尝试调节使用货主自备箱,利用重箱进口空箱出口的部分集装箱设备,尽管这部分空箱有限,但也可以帮助一小部货主解决出货问题。”

 

一些航运观察人士亦表示,相关机构如宁波航运交易所今后应密切监测航线运力、需求、运价等信息,“探索、挖掘、分析更多有用的数据信息,研发相关产品、服务,为海运市场客户规避风险、预测行情提供支持。”

 

 

文来源:中国水运报 作者:特约记者 宋兵

 
热点聚焦:集装箱热背后的“经济密码”
观察:我国港口集装箱热见证外贸活力
观察:疫情下国际物流业的变化与未来
2020年内贸集运市场现“V”型反转!
2025年上海年集箱吞吐量达4700万标箱
集运观察:集运市场的热潮何时冷却?
洋山港集装箱累计吞吐量破2亿标箱!
观察:我国陆海新通道激活西部新动能
2020上海国际航运中心建设十大事件!
信心为王,新造集装箱船“乘风破浪”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协会集装箱分会 沪ICP备10215705号

运营 烟台华东数据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