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首页 >>  集箱信息


机遇优势:浙江港口一体化乘风破浪
发布时间:2017-06-13 08:53

迈向世界级港口集群 浙江港口一体化乘风破浪
浙江未来发展的优势资源是什么?港口海洋资源是浙江最大优势。

     2002年12月,在回答媒体提问时习近平表示,浙江港口可以发展成全国之最甚至世界之最。2003年5月,习近平在宁波等地调研时指出,要加快宁波、舟山港一体化进程,形成以宁波—舟山深水港为枢纽,温州、嘉兴、台州港为骨干,各类中小港口为基础的沿海港口体系。其后又亲自为宁波—舟山港管委会揭牌,开启了浙江港口一体化的进程。

  在2003年7月省委提出的“八八战略”中,有三条与发挥港口海洋优势相关。

 

  改革释放港口 发展新动能

  十五年来,风云变幻、人事更迭,历届省委始终把浙江港口发展作为重中之重,一届接着一届干。

 

 

  50多岁的苗永生是省海港委港口物流处的处长, 他的经历可以说是浙江港口管理体制不断改革深化的缩影。这15年来,他从海洋局、发改委到如今的海港委,从事的一直是海洋港口经济管理工作,但单位可谓几经更换,不是老苗会跳槽,而是浙江海洋港口管理的改革一直在深化,机构设置一切顺着有利于海洋港口发展的方向在推进。

  伴随着港口管理体制的改革,浙江海港的发展也欣欣向荣。当年老苗曾参与浙江沿海港口规划的编制,他们按照2002年浙江沿海港口23372万吨的货物吞吐量,规划了一个“宏伟目标”,到2020年实现59620万吨。结果,到2016年浙江沿海港口吞吐量已达11.42亿吨,几乎是2020年规划吞吐量的近一倍。

 

  2005年宁波-舟山港管委会设立,浙江港口整合大幕初启。

  2015年8月7日,浙江省委、省政府根据中央精神和浙江实际,作出了“整合统一全省沿海港口及有关涉海涉港资源和平台,组建浙江省海洋港口发展委员会和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加快海洋经济和港口经济‘一体化、协同化’发展”的重大决策部署,旨在通过资产纽带,理顺浙江沿海港口管理体制和开发建设机制,建立资本运作、港口运营以及海洋和港口经济发展的新模式,整合统一、统筹管控和高效利用全省沿海港口及有关涉海涉港资源,将浙江省内的沿海港口公司进行大整合,实行统一规划、统一建设、统一品牌、统一管理,逐步实现建成全球一流的现代化枢纽港、全球一流的航运服务基地、全球一流的大宗商品储备交易加工基地、全球一流的港口运营集团。

  2015年9月29日,宁波港集团、舟山港集团实质性重组成功,整合组建为宁波舟山港集团,做强浙江海港的核心;历时10年,实现由宁波-舟山港到宁波舟山港的转变,这名称中去掉的宁波舟山间短短的一横,是浙江海港整合一体联手闯大洋的一大步。

  随后,短短一年多时间,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以宁波舟山港一体化为主导,以浙江沿海“五港合一”为代表,先后完成了全省海洋港口的一体化整合,确立了“一体两翼多联”的布局,形成了以宁波舟山港为主体和枢纽,嘉兴港、温州港、台州港、义乌陆港以及内河港口联动发展的新格局,海洋港口一体化战略达到了1+1>2的效果。2016年,宁波舟山港成为全球首个“9亿吨”大港,货物吞吐量连续8年位居全球第一。截至2016年底,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合并资产总额1003亿元,净资产近700亿元。预计到2020年,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将达到2000亿元,净资产约800亿元,基本形成投融资、港口运营、开发建设、航运服务等涉海涉港产业板块格局。2016年底,浙江省海港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和宁波舟山港集团有限公司合并,实行“两块牌子、一套班子”运作。

  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海港委常务副主任夏海伟说:“2015年8月以来,浙江积极推进海洋港口实质性一体化,完成了省海港委、省海港集团的组建运作和省域内主要港口的资产整合,同时完成了省海港集团与宁波舟山港集团的体制融合,浙江港口已成为全球不多、国内唯一的全省域实质性一体化组合港。”

 

  抢抓机遇 浙江海港乘风扬帆

  4月19日,中国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在舟山开建,这是浙江抢抓发展机遇生动一幕。

  江海直达运输是世界航运的重要组成部分,许多航运发达国家十分重视江海直达运输。西欧、美国、巴西等内河航运发达的国家(地区),江海直达运输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我国的江海联运主要为长江经济带服务。当前我国经济发展已经进入沿海经济与内陆经济共同发展的新时期,江河海航运一体化已经成为长江航运发展新的常态,2016年国务院批复舟山成立江海联运服务中心。

  但此前,我国发展江海直达运输的最大瓶颈在于没有能够满足海进江、江进海的船型。船舶专家分析其难点在于:海水与江水比重不同、航行标准与要求不同以及我国缺乏统一的江海直达船舶技术标准。

  而中国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在舟山开建,则破解了这一难题,抢占了江海联运发展的制高点,也为浙江海港服务长江经济带打开新通道。

  舟山市江海联运服务中心办公室发展研究处处长梅磊落说,江海直达船则是解决江海联运瓶颈,提升长江黄金水道运输效率的关键工具。此前海船不能入江,江船不能出海,制约了大宗物资江海联运的效率,“研发江海联运直达船型将有效解决江海联运瓶颈,提升长江干线航运能力。”

  浙江新一海海运公司董事长应能杰——首艘2万吨级江海直达船船东介绍,过去海船进江必须在长江口选择一个码头卸货,再由小船将货物运到长江流域,“之前运输方式较为繁琐,使用江海直达船可以一步到位,不需要中转,降低物流成本。”

 

  一艘船的开建突破了我国发展江海联运的瓶颈,而抢抓“一带一路”倡议为港口业发展带来新机遇,则让原本就处在一带一路交汇点上的浙江海港发展风生水起。宁波舟山港实现了“三年三大步”:2014年,集装箱吞吐量超越韩国釜山港跃居全球第五位。2015年,集装箱吞吐量首破“2000万”标准箱,超越中国香港港跃居全球第四位;2016年,集装箱吞吐量增幅位居全球主要港口首位。

 

  数据显示,2016年,宁波舟山港“一带一路”航线升至82条,全年航班达到4412班,全年箱量升至908万标准箱。其中,东南亚航线从20条增至目前的28条,覆盖了越南、泰国、缅甸、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新加坡、菲律宾、柬埔寨等东南亚主要国家,成为东南亚国家输往日韩、北美等地国际贸易货源的重要中转站。目前,宁波舟山港正加大与全球航运巨头合作,加强丝路沿线国家和地区航线航班开发力度,成为名副其实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国际枢纽大港。

 

  更值得一提的是,今年4月浙江海港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揭牌,依托宁波舟山港货物集散的优势和浙江自贸区推动大宗商品贸易自由化的定位,开始着手铁矿石自由贸易的市场生态建设,意在提升浙江海港的软实力。而宁波航运交易所编制的“海上丝路指数”,继2015年登陆世界第一的波罗的海交易所、2016年写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后, 前不久,又在“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中,亮相北京,推出“海上丝路贸易指数”,对于提升中国在国际航运市场的话语权意义重大。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如今,全新整合后的浙江海港以全新姿态立于东海之滨、面向五洲四洋,投身“一带一路”、长江经济带建设,全省联手打造浙江世界级港口集群的强大合力正在形成。          来源:浙江日报

 

 
看好港口业整合带来的行业提升
日照港:力争实现港口主业整体上市
南宁港货物吞吐量实现大幅增长
首个内河港口绿色能源示范落户长沙
泰州布阵港口集群 加快联动发展
厦门港金砖会议期间码头运行方案告示
江阴港货物吞吐量创历史新高
砥砺奋进的五年 广州港的转型与升级
河北省港口1至7月货物吞吐量超6亿吨
大连港集装箱码头“合三为一”
 

版权所有©中国港口协会集装箱分会 沪ICP备10215705号

运营 烟台华东数据科技有限公司